您当前的位置:投资者之家 > 资讯速递 > 市场要闻

国债年内发行规模6.23万亿元 超短期贴现国债发行占比提升

公布时间: 2022-09-23

  2022-9-22 来源:证券日报 

  今年以来,国债发行规模快速增长。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21日,国债共发行127只,发行规模合计达6.23万亿元,同比增长33.8%。其中,8月份发行国债10381亿元,同比增长56.2%。今年国债发行的一大亮点是,超短期贴现国债发行占比提升,发挥了落实退税减税降费政策和惠民生资金保障作用。 

  对此,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谢后勤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债发行规模迅速增长,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凸显。发行国债不仅可以弥补财政赤字,而且能确保实现宏观经济既定目标。 

  灵活运用 

  短期国债工具筹资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冯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国债年度发行规模取决于当年国债的到期规模和中央财政赤字规模。今年国债到期偿还量大幅高于去年。据统计,今年国债到期量达7.07万亿元,较去年增加58.15%。其中,前9个月到期量为4.75万亿元,同比增长40.39% 

  冯琳进一步表示,从净融资角度看,国债最基本的功能是弥补中央财政赤字,因而历年国债净融资额与中央预算财政赤字规模相当,多数年份略低于预算赤字规模。今年前8个月国债净融资额同比增长35.3%。主要原因是今年财政政策力度加大,通过国债筹资强化财政资金保障的需求上升,因而国债净融资对预算赤字的覆盖率也会相应提升。 

  按期限看,关键期限和超长期限国债发行规模占比均下降。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21日,1年、3年、5年、7年、105个关键期限国债共发行55只,只数占比43.3%,发行规模合计33579.9亿元,规模占比53.89%。而去年同期共发行59只,只数占比47.6%,发行规模合计27942.4亿元,规模占比59.98% 

  30年、50年超长期限国债共发行11只,只数占比8.7%,发行规模合计2700亿元,规模占比4.33%。而去年同期超长期限国债发行只数也为11只,只数占比8.9%,发行规模合计3230亿元,规模占比6.93% 

  值得一提的是,期限在1年以下的超短期贴现国债发行规模、只数占比双提升。截至921日,今年共发行52只贴现国债,只数占比40.9%,发行规模合计19545.2亿元,规模占比31.36%。而去年同期共发行45只,只数占比36.29%,发行规模合计10281.9亿元,规模占比22.07%。去年同期发行的贴现国债仅有182天和91天两个品种,今年则增加了28天和62天品种的发行。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于丽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超短期贴现国债发行占比提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今年经济稳增长需要更好发挥国债应急筹资的功能;二是相较中长期限国债,超短期的贴现国债利率较低,利于降低中央付息成本。 

  今年32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曾表示,“要统筹把握国债、地方债发行,保持合理国库资金规模,保障基层落实退税减税降费政策和惠民生所需财力,防范债务风险。鼓励境外中长期资金购买国债,落实好相关税收优惠政策。金融系统要加强配合,保障国债有序发行,支持项目建设融资”。 

  412日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财政部国库司司长王小龙明确表示,“必要时将灵活运用短期国债工具进行筹资,全力为落实退税减税政策、兜牢基层‘三保’底线发挥好资金保障作用”。 

  在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朱华雷看来,发行短期国债可以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为稳住经济大盘提供资金保障。 

  境外机构 

  恢复小幅增持国债 

  从各机构持有国债情况看,记者根据中央结算公司最新数据统计,截至8月末,商业银行、保险机构、证券公司、境外机构等持有国债规模236659.75亿元,较7月末增加1917.94亿元。其中,8月份商业银行减持483.29亿元、保险机构增持51.03亿元、证券公司增持503.44亿元、非法人产品增持1611.58亿元。 

  冯琳表示,整体来看,今年前8个月国内各类机构均增持国债。商业银行表内投资国债以配置为主,是国债增持主力。不过,8月份减持国债或因上半年地方债发行前置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银行配债空间;保险机构整体增持国债规模相对较小,保险机构更青睐期限更长、收益率更高的地方债;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作为交易盘,今年前8个月购债动能较强,同时因国债流动性较好,因此受到交易盘的偏爱。 

  另外,前8个月境外机构整体减持国债,其中,2月份-6月份境外机构连续减持国债。朱华雷认为,境外机构减持国债,主要在于美联储年内持续加息引发外资流出,同时中国国债收益率出现下滑也是引发境外机构减持的因素之一。 

  于丽峰表示,从历史数据看,外资配置国内债市的力度与中美利差相关性较强,年初以来中美利差不断收窄,并从4月份起发生倒挂,是导致外资流出的最主要原因。不过,7月份、8月份外资已恢复小幅增持国债。 

  “原因可能是81日新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人民币权重由10.92%上调至12.28%,推动国外央行进一步增持人民币资产。7月份国外央行开始提前行动增配中国国债,对因中美利差倒挂而发生的外资流出形成对冲。”于丽峰认为。